芒果网预订电话:40066-40066 或 0755-33340066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新闻 >

伞下徐氏六兄妹的黑金帝国

时间:2021-11-03 03:4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在案发四年后,曾依靠这颗大树壮大起来的同姓宗亲、大连原副市级干部徐长元,人生轨迹也滑向同一个方向。 2021年3月27日,央视播出的专题片《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》里,有一集关于徐长元六兄妹一齐入狱的片段。 侦查机关查封、扣押、冻结涉案资产包括2700多

  在案发四年后,曾依靠这颗“大树”壮大起来的同姓宗亲、大连原副市级干部徐长元,人生轨迹也滑向同一个方向。

  2021年3月27日,央视播出的专题片《扫黑除恶——为了国泰民安》里,有一集关于徐长元六兄妹一齐入狱的片段。

  侦查机关查封、扣押、冻结涉案资产包括2700多套房产、43宗土地、46家注册企业、142台车辆......徐长元家族用20年完成了从贫困家庭到富甲一方的转变。权力为这一切提供了最大的助力和庇护。

  在这20年里,出生于农村的徐长元六兄妹,因巴结上,利用公权力疯狂敛财,一度成为令当地老百姓闻风丧胆的“黑金”家族。

  1972年,作为长子的徐长元年仅17岁,母亲因病撒手人寰。临终前徐母给两岁的幼子徐长宝喂奶,并嘱咐徐长元一定要把弟弟妹妹照顾好。

  徐母去世后,徐长元只能辍学,到生产队劳动,帮助父亲一起养家糊口。那时,他吃苦肯干,18岁因表现突出加入了中国,29岁任庄河县包装制品厂厂长,39岁担任庄河市市长助理。

  庄河、瓦房店、长兴岛、金州,徐长元仕途所及之处,成为徐氏家族企业发展中的重要地理坐标。

  伴随徐长元的一路升迁,二弟徐长发、三弟徐长波、四弟徐长威、五弟徐长宝先后成立多个经济实体,并以长波物流为母公司成立长波集团,下辖长波地产、长波汽贸、长威物流等公司。2008年后,又成立了常巍房地产、信谊典当、营城子建材市场等几十家公司。

  徐长元从政,其弟经商,其妹徐秀敏管账,“徐氏家族”的利益链从这开始初具规模。

  老大徐长元贪污、挪用公款、受贿数亿元,大部分交由长波集团统一支配。他和集团在利益分配方面高度关联、深度捆绑。

  徐长元对家族的管理,同样采取的是“大家族不分家”的方式。比如,徐氏各家都没什么“私房钱”,办案人员搜查时,仅从徐长元家中发现25万元现金暂扣款;又比如,企业收入也是全部上交,资金由集团统一管理分配,这样一来,徐家和集团的资金就混在一起了,形成了家族、集团、组织三位一体、无法分割的特点。

  早在五弟徐长宝进驻普兰店搞房产开发时,大哥徐长元就指点他,物业一定要自己人干,招保安要找一些“有震慑力的”,“个别来闹事的,也不要客气”。这话传到保安中间,便成了“老板有钱,只要打不死人就没事儿”。

  在国土局举办的竞标现场,谁敢公开扬言“左手举牌左手掉,右手举牌右手掉”?徐家人就敢。

  2004年,徐长宝成立的大连长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强揽工程、恶意竞标,威逼、恐吓他人低价转让资产。竞标前,打手们就在庄河市国土局门口公然威胁竞买人。到了竞拍时,果然除了徐长宝的人,无人敢举牌。

  就这样,在徐长元的指点、纵容下,徐家依靠其政治地位,盘踞大连地区十余年,以暴力、威胁或者其他手段,先后实施了诈骗、非法拘禁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、故意伤害等犯罪行为24起;实施非法讨债、强迫交易等违法行为35起。在暴力讨债过程中,有的被害人被挑断了脚筋,有人被逼自己砍断手指,还有人被非法拘禁、坠车后遭碾压死亡。

  这些违法犯罪行为让“庄河徐家”成为地方一霸。普通老百姓避之唯恐不及。当地人流传一句话:“沾上老徐家就没好事。”

  三弟徐长波的汽车销售公司院内有一辆警车长期停放,谁能想到这里竟是个赌窝?听闻有警车护院,周边地区的赌徒也纷纷慕名前来。

  徐长波赌场的打手孙飞因为暴力犯罪被判刑后,徐长宝持续为其缴纳社保、补偿生活费。是徐家对手下格外仗义吗?事实是,孙飞在赌场将人打成重伤后,这150万元赔偿金,全部都是徐长宝强令手下及多名参赌老板凑的。

  在孙飞涉黑案案发后,徐长元为包庇、保护徐长宝,多次以老领导身份干预司法,甚至多次点名不要办案者“节外生枝,先想清楚”。

  当年传言只要价给得满意,本地官司只要找上徐就可以摆平,可见其贪腐程度之严重。

  随着徐长元职务调整,徐氏家族“生意”也在其庇护下,从庄河一路延展到长兴岛越做越大。

  在徐长元之上的是他已经有过多次推杯换盏的,这位将军的老家是大连长兴岛的徐家庄,身为从老家走出去的“大人物”,帮衬帮衬老乡也是“理所应当”的。

  推荐其亲属徐学章兼任长兴岛开发总指挥;推荐徐长元兼任长兴岛管委会主任。、徐学章、徐长元构成“徐氏集团”,全权掌管长兴岛开发。另外,工程开工后,还授意大连市拨款5亿元,建设徐家庄连接沈阳至大连的高速公路。

  可以这么说,此时徐长元在长兴岛乃至整个大连好不风光,就差脖子上挂个“门人”的牌子了。

  在担任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期间,徐长元鼓动商人王海借款成立船舶园公司。成立船舶园的三年里,王海利用违规办理的土地使用证向数家银行贷款,共计贷了47.82亿元,并且把这些钱全部转入到了徐家实际控制的长波物流集团的账户里。

  之后,徐长元的四弟徐长威以长波物流的名义,以月息三分的价格,又把这些钱借给了船舶园公司。这样一进一出,徐家轻松收益高达10亿多元。

  不只是洗钱放贷,徐氏兄弟还看中了招商引资奖励这一块肥肉。徐长元觉得这既可以完成自己的招商任务,另一方面,可以获得高额奖金。

  根据徐长元的审查调查书,包括长波物流公司在内的家族企业,单是涉及骗取贷款金额就达到了30亿元。

  房产、物流……徐家的买卖遍地开花,是徐家人特别有经商头脑吗?是他们越来越会利用权力获取巨额回报。

  在权力、财力、暴力的相互助长及共同作用下,徐氏家族在庄河、普兰店乃至大连市均造成了恶劣影响,群众反映强烈。

  2014年6月,落马的消息不胫而走,徐氏集团的高楼开始出现倾倒之势。

  次年5月,刚满60岁的徐长元快速办理了退休手续,对正厅级官位没有一丝的留恋。

  接获大量群众来信举报后,2018年4月,辽宁省纪委监委第十纪检监察室对徐长元有关问题进行初核。

  2018年7月6日,辽宁省委对徐长元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,并采取留置措施,省纪委监委为此成立专案组。该案是近几年来辽宁涉案金额最大、涉案人员最多、涉案时间最长、涉案类型极其复杂的一起官商一体、商黑交织典型案件。

  徐长元、徐长威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受贿罪,诈骗罪等,数罪并罚,被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;徐长宝被判刑25年,徐长波、徐秀敏、徐长发各领刑罚。

  从徐长元贪腐涉黑发家再到被查处,20多年过去了,或许早说明了一些问题。自古以来不是贪腐分子怕举报,而是怕举报遭报复或者被半路截胡。

  扫黑除恶,短短三年的时间,就查封资产6000多亿,这本身就是一个惊人的数据。要知道,大连去年全市GDP才刚刚超过7000亿。这样的态势,怎不让人害怕?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